目前日期文章:20080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過年期間不論是政治人物還是平民老百姓,總是逢廟就拜,有拜有保庇,卻不管拜的是什麼廟什麼神?拜的也是求好運;求平安;求發財。但至少進了廟,拜的神至少也要了解所拜為何吧?

在台灣除了佛教之外的一般民間信仰,除了最為人所熟知的武聖關聖帝君、媽祖之外,最主要的應該就屬於鄉土守護神了!例如,開漳聖王、保生大帝、三山國王、清水祖師等,以及所謂的王爺信仰。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這是蘇味道的元宵詩句,今晚的月是如此皎潔,多日來的綿雨,終於有了一夜的雲開月明,而火樹銀花不斷的煙火,相繼點亮月明星稀的夜空,也總是元宵的應景。

上元的燈火,讓我想起了辛稼軒的「青玉案」,上半闕寫出火樹銀花的艷麗,寶馬雕車的歡騰,一群又一群在春夜歌舞狂歡的人們,繁華而奔放。下半闕卻由「動」一下子 轉到「靜」,自憐幽獨,傷心人別有懷抱,感慨深刻,動人心弦。我望著清明的月,總有些絲絲的哀傷,周遭的煙火與炮竹聲響,與淡淡的月色有著些許的不協調,關於自己,我也只能聽見些許的聲音,清醒的知道一切都是必然,我離開了那片山那片河流,清醒的尋找,生命的另一個地方。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夜夢見了她,很細緻的,連眼神笑容都那麼分明,舉止神情也恍若過去般,夢的細節,一如遙遠的過去,在清醒的邊緣,卻全部蒸發。

那一些過往,彷彿只是某一個年歲的某一個片段而已,那一個傷逝的世界,已經非常的遙遠,或許是遙遠,卻依然不明白不堪回首擲散的青春,料不盡的人生。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無法去流浪,也夢不到幸福,夜裡也經常惶然不安的醒來,這段時間,我不再等待必然的回答了。許多過往的雪鴻鱗爪偶然會到眼前,提示我人生苦苦追尋的不過是一套古老的儀式,而那答案從前不會來,現在也不會來。

我只是習慣將自己放在一種熟悉的姿態裡,是因為那一個無法獲得的答案嗎?還是,只是為了一種複習,甚至,只是一種安慰。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午時分,外出買咖啡,天空仍下著絲絲的細雨,這樣的天氣已經持續了好一段時日,陰霾的天空讓人有著陰霾的心情。

店頭裡傳出了熟悉的歌曲,「於是我叫我自己恨情歌,假裝我不在乎~」陳昇的恨情歌,已然好久的歌曲,我一直記的這一首歌是在1995年出的,1995令我深刻無法忘懷的一年。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南雁依稀迴側陣,雪霽牆陰,偏覺蘭芽嫩;午夜夢迴消酒困,爐香捲穗燈生暈。

急景流年都一瞬,往事前歡,未免盈方寸。臘後春期知漸近,寒梅已做東風信。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02 Sat 2008 22:57
  • 塵埃

感到昏昏沉沉的,內心有無限的疲憊,彷彿自妳離開以後,我冷靜建築起來的堤防,隨著日夜的海浪逐漸緩慢的潰散,我並不會感到痛苦,只感覺自己的心如海水般,從那個缺口,一絲絲一點點的流瀉而走,從繁雜的喧囂慢慢的轉成寂靜,歲月、愛情、生命、死亡,每一天的晨光,每一晚的夜色,如同塵埃一樣緩緩的落下。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