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3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常想,我們的生命可以容納多少往事?每當我們回憶的時候又可以捕捉住到多少?過去的回憶是否總在不停的修正?

我們在如何的回憶,再如何的耽溺,也回不到真正的過去,即使真正回到了過去的時刻,是否能夠有著相同的情緒?我早已經無法促摸到妳,我們只有剩下無法掌握的回憶。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汐止居住已經好多年的時間了,汐止附件的山也大多數已經走過,唯獨新山夢湖卻從未能到訪,每次驅車走汐萬路的時候,總是很快就錯過那應該轉彎的小岔路,而前些日子 卻是為了去尋找新山夢湖而特意的放慢車速的尋找,果然,那樣的小岔路只是產業道路,中間要會車都相當困難,山邊的林相多是相思樹林以及油桐花,相信五月份的時候,這裡必當也是如同汐平公路般白雪紛飛吧!

到達夢湖的地方可以走完整的步道,也可以選擇原始的林間山道,而我選擇了幽靜毫無人聲的林間山路,在闃無人聲的林間山裡,只有淙淙水聲及劃過長空的山鳥聲,約莫十來分鐘就已經到達了夢湖,夢湖其實不大,只約莫比一個操場大些,在不是假日的時刻,幽靜而美麗。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5 Tue 2008 23:50
  • 晨曦

不到六點,就因為背痛而醒來,而窗外的天空已經有了黎明的彩霞,反正也已經睡不著了,就索性起來看黎明的晨曦,我沿著河岸而走,沿著河岸散步或是跑步的人並不多,倒是可以看見早起的水鳥已經在河面尋找魚蝦當作早餐。

晨曦逐漸照亮大地,天空橘紅的雲彩也已經轉乘湛藍的天空,美好的早晨,令人感到美好也感到哀傷,河流的水波非常的柔軟而緩慢,我想起台灣詩乘中,描寫台灣八景的安平晚渡雲一景中的詩: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次到故宮博物院,我每每一個人總是第一個往書畫展覽室鑽,因為我每次最想看的就是那幾件,王羲之《快雪時晴帖》、蘇軾《寒食帖》、趙佶的《詩帖》、范寬《’谿山行旅圖》、郭熙《早春圖》、李唐《萬壑松風圖》,只要能看到這幾幅,我就心滿意足,尤其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 、王珣的《伯遠帖》 、王獻之的《中秋帖》是三希堂的法帖,能夠一次看足的話,更是令人心生快意。

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是我每次的首選目標,文字簡短,書蹟以圓筆藏鋒為主,起筆與收筆,鉤挑波撇都不露鋒鋩。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是黃昏了,這樣又已經過了一天,看了看手錶上的日期,才了解今天已經是幾號了,一些雜亂的細節把我的時間感弄得混亂不堪。黃昏的社區總隨著暮色熱鬧起來,經常可以聽見不知哪戶人家的窗口流洩出零碎的鋼琴練習曲。

我沿著河邊散步著,我想起了她,她有著一雙細白修長的手,過去有一段的時間,她總會反覆的彈著德布希的月光曲、圓舞曲給我聽。有關她的記憶,已經淡的像縷輕煙了,已經不再有傷痛,好像風一吹就可以吹散般。這條河流,日日黃昏我頻頻回顧,暮野四合,我不知不覺得聽見自己哼出了巴哈的平均律,這是她過去經常練習過的曲調,她曾經告訴過我,巴哈的十二平均律是音樂史的舊約聖經。久違的旋律,我忽然觸摸到一個遙遠的自己。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遲來的春天,都三月了,社區中庭的緋寒櫻才兀自開的艷麗著,我在春光中當隻蠹蟲,一隻孤獨的蠹蟲獨自啃著舊書,這兩日重讀史景遷的《太平天國》、楊澤所編《魯迅小說集》、《魯迅散文集》,字字句句,似曾相識,卻又彷彿過去從沒有讀懂似的。

書架上的書,過個幾年我總是有機會會再重讀,有些過去不會留神注意的篇章或字句,重讀時有時卻一下子捕捉到我的情緒,有時過去曾經激動的、吶喊的篇章,如今翻著書頁,只有剩下懷疑的態度。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8年總統大選的日子馬上就要到了,我在msn的暱稱上寫下了《孟子》〈盡心篇〉的“諸侯危社稷,則變置;犧牲既成,粢盛既絜,祭祀以時,然而旱乾水溢,則變置社稷。”,我想每個人都知道也讀過“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然而最淺顯的道理,在選舉的操弄中,大家都似乎忘了,在上位者要為百姓帶來什麼?

我再寫一次孟子在〈盡心篇〉中闡述如何民為貴,《孟子.盡心》中言:「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是故得乎丘民而為天子;得乎天子為諸侯;得乎諸侯為大夫。諸侯危社稷,則變置;犧牲既成,粢盛既絜,祭祀以時,然而旱乾水溢,則變置社稷。」。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總是不經意的想起“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的古詩十九首。每每離開的那天,我總會醒的特別早,總會惶惶然的憶起生命中許多分離的時刻。

生命總是會有許多不同的經驗,我們總是在不停的流轉,從這個季節轉到另一個季節,從這個海洋漂到另一個天空,也許腳步會有些疲憊,也許心頭會滲出些許寂寞,但流轉總不停歇。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日總重複聽著巴哈的郭德堡變奏曲,我聽著的是顧爾德的CD,本是催眠的曲調,卻總讓人無法成眠,前後兩段原形式的嘆詠調,中間三十段變奏曲,華麗的指法,如同海浪一層層的翻湧,有時卻又落入沉寂、脆弱,如同泅泳在茫茫大海尋找方向,無法催眠,也無法排遣寂寞。

我總經常習慣性的重複聽著相同的音樂,一次次的傾聽,巴哈的心靈經由天才音樂家顧爾德數學幾何般的演繹,熱情與靜謐相抗衡,冷靜的理智與澎湃的情感拉鋸,一再使用的頑固的低音音符,日復一日的彈奏,如何催眠呢?我只有輾轉反側直到天光。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讀《楚辭》屈原的〈哀郢〉略有所感記之。

過夏首而西浮兮,顧龍門而不見。心嬋媛而傷懷兮,眇不知其所蹠;順風波以從流兮,焉洋洋而為客。凌陽侯之氾濫兮,忽翱翔之焉薄!心絓結而不解兮,思蹇產而不釋。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終於讀完過去曾由梅莉史翠普、妮可基嫚、茱莉安摩爾主演的電影《時時刻刻》的原著。康寧漢的這部小說《時時刻刻》和與女作家維吉尼亞.吳爾芙及其作品《戴洛維夫人》有著不可分開的密切關係。

《時時刻刻》的語言是很燦爛優美的,即使透過翻譯也能感受到;而且,也是很感官式的。為了配合內容的基調,陰鬱的氛圍為三位主要人物鋪設了「合理」的環境。當一切事物都變得失去意義時,生命在時間流裡變得分秒難熬,於是許多事物對他們而言都失去內在與功能的意義,剩的只是外在形式的軀殼;世界只是由形狀和顏色構成的而已,因為內在的意義已不重要了。《時時刻刻》中許多對物質的描寫多著重在顏色、光暗、形狀、成份等印象主義式的陳述,也是反映這種心態。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