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3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r 25 Thu 2010 00:15
  • 火化

這兩年來因為換了工作,也較有機會到處跑來跑去,開車時除了聽聽音樂,哼哼歌外,總是東想想西想想,想想還沒疏遠的朋友,想想還眷戀著過去的情人,想想生活上零零碎碎的感觸。

這幾日陽光耀眼,烘著一層溫燥的喧鬧,下午的光線總斜斜的轉過背影,望去總是一片金黃的憂傷,那是我人生的真空地帶,安全卻疏離,如同夢遊在一個無人的公園,總是對著樹木說話,對著風兒交換心事。黃昏時的心情,總是沉沉沉,隨著壓抑沉淪,失掉輕與重,真與假,我總妥協而糟蹋生命,讓最純潔與最堅持的意志情感,埋在身心之底,隨著晚霞的燃燒,靜靜火化。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月,吉野櫻已經努力的盛開著。經過了一個冷瑟陰雨的冬天,這種春日陽光幾乎可以融化每個人的心。周日午後,淡水天元宮擠滿了賞花的人群,人群中的每一個臉龐都因為花朵有著某種的溫暖。

在飄然的櫻花樹下,我想起了妳。現在的妳,好嗎?也許簡單的一句話就是我全部的心意。過去的紛擾,來不及說完的解釋,想想都已經不再重要了,那些,現在只要是一個小小的嘆氣便能轉眼相忘,反倒是留下了瑣瑣碎碎,那一些我們未曾在意的氣氛與光線,為什麼我會如此忘不了呢?曾與你同迎接日出朝霞的天光、下雨天黃昏的雨光、同擁剛漿洗受陽光洗禮被單的香氛,徹夜長談的心靈,與孤獨無依的肉體,那些的感覺,彷彿回盪在時空的旋律。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普魯斯特的〈追憶似水年華〉七大本,占據在我的書架上,已經有好幾年的光景,幾年前讀完了第一卷〈在斯萬家那邊〉,我的進度便一直停留在第二卷〈在少女們身旁〉,購買書時總以為自己的毅力是足夠的,慢慢閱讀總是能消化完的,但即使經常閱讀的我,仍覺得的有些的冗長,長的超出了我閱讀的界線。就如同普魯斯特的弟弟羅貝爾所言:「真是可惜,人們要不是得了重病,或摔斷了腿,哪有機會好好讀〈追憶似水年華〉?」

雖然普魯斯特經常以長篇式的的描述某個經驗,但經常的描述或隱喻方式卻讓人著迷,例如普魯斯特以暗喻的方式來描述觀月的經驗:「有時,午後的天空悄悄升起一輪白月,像一朵小小的雲,若隱若現,並不張揚,又像一個暫不登場的女演員,衣著簡樸的走向前,來到舞台觀看同伴的演出,他側身於背景之中,不希望惹人注目。」這是多麼美妙的描述方式。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出國時,我將村上春樹的「1Q84」帶在身上,讓自己在片刻之餘能讀著。讀村上的小說,經常的不是只讀著他的故事劇情,在小說劇情的意義或秩序外,我總漫遊於架構外的某段低潮、白描、物或事的擺置,我總在這些看出某部分的趣味,或是看到作者踽踽獨行的背影,聽見某些的輕聲細語,或者是自己的完全遊蕩。

那些,彷彿一切都盡在預料中的陌生人,我走進白花花的陽光或是黑沉沉的深夜,日日更新的記憶,什麼該記得,什麼該忘掉。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