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義山集中《錦瑟》一詩,歷來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有些人說錦瑟是當時貴人愛姬之名。因此便有人疑錦瑟為令狐家青衣。有些人說是賦瑟。有人說是悼亡。正是這種解釋,總難教人滿意,故元遺山《論詩絕句》說:「望帝春心托杜鵑,佳人錦瑟怨華年。詩家總愛西昆好,只恨無人作鄭箋!」。
錦瑟應是義山愛情紀念之物《錦瑟》詩應當這樣解釋:義山所愛宮嬪亦善音律,曾以樂器相贈,故義山以錦瑟制題為詩。「五十弦」不過表明妃嬪所用之瑟。
「莊生曉夢迷蝴蝶」,用莊子齊物論「不知莊周之為蝴蝶?蝴蝶之為莊周?」言昔日和宮嬪戀愛之快樂,「望帝春心托杜鵑」謂宮嬪冤死,魂當化為啼血之杜鵑,以訴不平,《哀箏》詩中之「湘波無限淚,蜀魄有餘冤」,。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是指義山贈宮嬪作為紀念品之玉盤而言。義山的《碧瓦》詩有「珠啼冷易銷」,更證以「誰將玉盤與,不死翻相誤!」及「玉盤迸淚傷心數,錦瑟驚弦破夢頻,」二句,次句用「藍田種玉」點明「玉」字。可以知道義山受宮人贈與錦瑟後,曾報以玉盤。玉盤和錦瑟都是義山戀愛史中極重要的關鍵,故都做在詩中。
末兩句「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收足追悼之意。
宮嬪飛鑾輕鳳二人贈給義山的紀念品,應是一種絃樂器,二人亡後,義山將她們所贈之紀念品,置於房中,時常摩撫,以寄那永遠的悲哀。「哀箏不出門」(《哀箏》),「錦瑟傍朱櫳」(《寓目》),「歸來已不見,錦瑟長於人」(《房中曲》),可見他和錦瑟竟不可相離。
總之義山一生戀愛史雖有女道士和宮嬪二種人物,但女道士旋即負心。故義山也不甚眷戀,只有和宮嬪的一段愛情,真是非比尋常。但為了種種阻礙之故,只好隱約地,曲折地,做在燈謎似的詩裡,只能說錦瑟是李義山與宮中嬪妃之中不能說的秘密的悼念情詩吧。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