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獨自寂寞著

夢似乎更遙遠

雲飄過了山巒

風吹熄了最後的一盞燈

只剩下河流的水聲

只為了一瓣的溫柔

願用一生一世的等待

花開了

卻又凋謝了

妳是今晚的夜色

流進心底

唉!月光緊靠著我呀

心卻是格外酸楚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