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的風送走了千片雲帆,路邊的盾柱木落了一地斑斑點點淚雨似的碎黃。風起了,卻摻著一絲涼涼地淡淡。淡了的風,猶如一樽薄酒,喝完,轉身,才知道離別的季節已經飄散開來。
 
繁華總將過去,心中執著,卻又該清明些什麼,飄浪的身影,候鳥的心情,車過淡水河,斜照入窗的霞光中,芒花隨風幻舞在水墨般的河床,河床上依臥著芒花白色的夢,或然是夢,已碎在粼粼的波光中。
 
夜深了,少了紅塵的樹影花影,而心裡的卻總有著妳的身影,與妳曾經的跫音,雜沓著響遍我最敏感與細微的每一根神經,心思流轉,在夜霧漫漫中。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