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說的都已說了

該死的也已死了

冰涼的

就讓它繼續冰涼

燃燒的火

就讓它繼續蔓延

我不想聽見憂鬱顫抖的聲音

我的愛憎

全被驅趕到暈眩的天外

淚水滴落到泥土中

或許

明年生長出一棵悲涼的植物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