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走了一趟花蓮,前往花蓮只是純粹的偶然,並非有特別的原因,有的只是一種非計畫性的出走吧!

我在台北市區將車子加滿油,台北的天空矇矇的下著微微的細雨,汐止與石碇之間仍是一片霧茫茫,滿天滿路,看不清的風景依舊是還是看不清楚。

出了雪山隧道,迎接我的卻是一片陽光,天空清澈,陽光溫柔而斜長,這真是奇妙令人猜不著摸不透的天氣呀!

蘇花公路是令人緊張而繃緊神經的一條公路,山海陡絕,百轉千迴,陽光也總時隱時現,加上不時有著載著砂石的大卡車緊鄰,總讓人無法可以輕鬆的在這美麗的山道開著車。在漢本車站前的便利超商稍微休息了一番,前方就是清水斷崖,從蘇澳到這裡的里程也不過五、六十公里,卻讓我有著已開了好長好長距離的錯覺。

行經清水斷崖時時間已近五點了,天光只在層層的雲朵當中透著橘黃的色彩,在這個季節天黑總是很快的提早到來,因為是島嶼的東方,此時的海面已經剩下濛濛的灰暗,沒有彩霞、沒有餘暉,片刻,天就完全的黑滅了,走的好急的黃昏呀!

夜裡住的旅館是面海的旅館,晚上的海的顏色除了黑色,另外的顏色只剩下灰色,我面對著黑暗的海洋發呆,只有海潮聲在耳畔不斷縈繞,不需記憶、不需思考,所有過往的一切我都記得,也都了解,不須減除,也不會淡忘,夜晚有的只有不斷的海潮聲。

隔天,並沒有特別的打算,吃完早餐,我借了一輛腳踏車,在長長的東海岸遊蕩,今日已不似昨天還有著若有似無的陽光,厚重灰暗的積雲重壓著太平洋的海平面,彷彿要將海洋壓到透不過氣般,東北季風從海面吹來,即使奮力的踩著腳踏車仍感到一絲絲的寒意,在寒風中,沒有太多想法,時光就像被留在中央山脈的另一邊,靜悄悄的海岸,靜悄悄的品嚐著一個人的旅行,一個短時間卻時光悠長的旅行。

傍晚時刻,我才從新城準備回程,夜間的蘇花公路車輛相當稀少,天剛暗了,山巒樹影、山光水色都只是一片的黑暗,光線只有車燈所及的範圍,以及前方車的尾燈,在蜿蜒中黑暗中,閃爍著幽冥的微弱紅光。

回到台北才八點多,車輛川流不息,這裡是台北,那些從縫隙逃逸的時光與總總,在這個城市,又被逮捕回來。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