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雁依稀迴側陣,雪霽牆陰,偏覺蘭芽嫩;午夜夢迴消酒困,爐香捲穗燈生暈。

急景流年都一瞬,往事前歡,未免盈方寸。臘後春期知漸近,寒梅已做東風信。

這是晏殊的蝶戀花,寫的是對於過年的將近的心理,而這裡我們很難得見到南迴雁影,雖近日低溫探底,但也見不著雪霽牆陰,只有寒梅稍露,但更多的是往事前歡,都在急景凋年中一起湧上心頭呀!

檢點流光,逐修鱗逝,一年好事應無幾,回首前程後事,自己應該有著怎樣的心情呢?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