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這是蘇味道的元宵詩句,今晚的月是如此皎潔,多日來的綿雨,終於有了一夜的雲開月明,而火樹銀花不斷的煙火,相繼點亮月明星稀的夜空,也總是元宵的應景。

上元的燈火,讓我想起了辛稼軒的「青玉案」,上半闕寫出火樹銀花的艷麗,寶馬雕車的歡騰,一群又一群在春夜歌舞狂歡的人們,繁華而奔放。下半闕卻由「動」一下子 轉到「靜」,自憐幽獨,傷心人別有懷抱,感慨深刻,動人心弦。我望著清明的月,總有些絲絲的哀傷,周遭的煙火與炮竹聲響,與淡淡的月色有著些許的不協調,關於自己,我也只能聽見些許的聲音,清醒的知道一切都是必然,我離開了那片山那片河流,清醒的尋找,生命的另一個地方。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風蕭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辛棄疾‧青玉案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