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日總重複聽著巴哈的郭德堡變奏曲,我聽著的是顧爾德的CD,本是催眠的曲調,卻總讓人無法成眠,前後兩段原形式的嘆詠調,中間三十段變奏曲,華麗的指法,如同海浪一層層的翻湧,有時卻又落入沉寂、脆弱,如同泅泳在茫茫大海尋找方向,無法催眠,也無法排遣寂寞。

我總經常習慣性的重複聽著相同的音樂,一次次的傾聽,巴哈的心靈經由天才音樂家顧爾德數學幾何般的演繹,熱情與靜謐相抗衡,冷靜的理智與澎湃的情感拉鋸,一再使用的頑固的低音音符,日復一日的彈奏,如何催眠呢?我只有輾轉反側直到天光。

關於郭德堡變奏曲:郭德堡變奏曲是巴哈根據1742年所出版的《為雙層鍵盤大鍵琴所做的鍵盤練習曲》,相傳當年一位擔任俄羅斯大使的凱薩林公爵,深受失眠所苦,他解決失眠的辦法就是請人在鄰房彈琴。當時負責彈琴的巴哈學生郭德堡(J.G.Goldberg,1727-1756)傳達了公爵的請託,委託巴哈創作。曲子完成之後,每當公爵睡不著覺,必定要求郭德堡演奏此曲,百聽不厭;為了表達感激,據說公爵還送給巴哈滿滿一杯子的金幣,該曲也有了《郭德堡變奏曲》的雅稱。

 

巴哈-郭德堡變奏曲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