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六點,就因為背痛而醒來,而窗外的天空已經有了黎明的彩霞,反正也已經睡不著了,就索性起來看黎明的晨曦,我沿著河岸而走,沿著河岸散步或是跑步的人並不多,倒是可以看見早起的水鳥已經在河面尋找魚蝦當作早餐。

晨曦逐漸照亮大地,天空橘紅的雲彩也已經轉乘湛藍的天空,美好的早晨,令人感到美好也感到哀傷,河流的水波非常的柔軟而緩慢,我想起台灣詩乘中,描寫台灣八景的安平晚渡雲一景中的詩:

“日腳紅彝壘,煙中喚渡聲。

  一鉤新月小,幾幅淡帆輕。

  岸闊天遲暝,風微浪不生。

  漁樵爭去路,總是畫圖情。”

我在熟悉的道路走著,也在不熟悉的道路迷途著,我注視著這條細細河流,煙中喚渡聲,而這裡早就不再有擺渡的人。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