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後的這幾天,台北是陽光微露的好天氣,盆地周圍的山巒顯的婉約而清麗,真的可以感受到春天的美好氣息,溫度25度,天空是淡淡的藍以及加上一層薄薄捲捲的白雲,在如畫的春天中,彷彿也可以感受到過去稚嫩青澀的時光。

自己非常喜歡黃魯直的「水調歌頭」:

瑤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溪上桃花無數,枝上有黃鸝。我欲穿花尋路,直入白雲深處,浩氣展虹霓。只恐花深裡,紅霧濕人衣。        坐玉石,倚玉枕,拂金徽。謫仙何處?無人伴我白螺杯。我為靈芝仙草,不為朱唇丹臉,長嘯亦何為?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歸。

這位與秦少遊並稱「秦七黃九」的山谷道人,寫他春日的遊蹤,春來花發,滿山的繁花,一片嫣紅,觸目芳菲,有一種幽曠的飄逸之感,更有一種邁絕塵寰的氣魄存在。

這個春天孤獨而安靜,我望著山、望著雲、望著繁花,在空氣中、在風中我嗅著春天的味道,今年的春天結束,明年的春天一樣會到來,而我們過去的童稚而溫柔的記憶,日復一日,愈來愈遠,春天的鳥兒慇勤的啼叫著,春天的光影斜長而溫柔。生活的細節是這樣恍惚著,行過來時路的我,在春天蟄伏的孤獨夜獸,被一口吞噬掉。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