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原綠野恣行事,春入瑤山畢四圍,興築亂紅穿柳巷,困臨流水坐苔磯。莫辭盞酒十分勸,只恐風花一片飛,況是清明好時節,不忘遊衍莫忘歸。

這是北宋程顥寫清明春遊的詩。中國古時曆法已五日為一候,三候為一氣,所謂的氣候就是這半個月的天氣概況。古時將全年細分為二十四個「氣」,這樣每個月就有兩個「氣」,一在月頭,一在月中,月頭者稱為「節」,月中者稱為「氣」,這就是「節氣」的由來了。

過去在清明節的前二天稱為「寒食」,明人小品「閒賞」中記:「清明節從冬至數至一百五日即是,前二日謂之寒食。園林織錦,提草舖茵,水綠沙喧,宇宙清淑,東郊緩步,澹蕩神怡。」也就是寒食清明是春日郊遊的好時節呢!

相同的節日,相同的春景,心境不同所見也不同,可以是洋洋春意的「花鬚柳眼各無賴,紫蜂黃蝶俱有情。」,也可以是慘澹神傷的「紙灰飛作白蝴蝶,累血染成紅杜鵑。」

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春日就多多訪山覓水吧!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