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雪的桐花季節已經開啟了序幕,氣溫30度,天空有著高高的層雲,透下的陽光帶著絲絲的溫暖與和煦,我騎上了車往汐碇路上前進,在這樣的陽光下,在這樣的清風中騎著車馳騁在山間的公路上,我自己的內心都不禁得微笑著,那是擁抱著風、擁抱著春日斜長的光線,那會種美好的感覺。

山上的油桐花才剛剛初綻放,就如同一場的初雪,沒有漫天的飛雪,只有簡單的凋落,已是暮春,山上的樹木都已是青綠而盈盈有光,陽光、空氣、風和水都是相當協調。在我看花、看景的時候,我看到四隻躲在山上工路路基下的小小流浪狗,正用陌生的眼神看著我,我拍下了她們畏縮的身影,就在奇怪被掏空的路基底下。

我在秀峰瀑布停留時,四五個十來歲的孩子,在瀑布下的水中玩耍,我似乎看到史蒂芬金原著,羅伯雷那導演的“站在我這邊”中那四個在冗長的夏天蟬鳴中,要尋找屍體一心期盼長大充當英雄的小男孩,當他們在對自己的前途感到絕望的同時,卻能保有對摯友的信心與關切。而這些孩子在瀑布下的瘋狂行徑,也讓我想到了童年的夏天,蟬鳴四起,朔著野溪的那些時光。

汐碇公路是我經常走的山路,櫻花開時,我尋找櫻花的影子;杜鵑滿山時,我輕嘆啼血的嫣紅;桐花如雪時,我踏著落花的山徑。每每山上花開的季節,我總在山上奔跑著,只為當個尋花人。

我處在屬於自己的時間、空間,看著花、看著雲、看著遠方蜿蜒的基隆河。雪白的桐花,花開只為花謝,當白色的花朵,飄然旋轉的落下,在寂靜的山野中,還是有著我輕輕的嘆息。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