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5:30分,此時我的手機鬧鐘響了起來,我從口袋裡拿出了手機按掉聲響的鈴聲,每天這個時候我總是設定了鬧鐘,只為拉起東向窗戶的窗簾,避免陽光擾我清夢。天空已經出現了寶藍色的天空,白雲被尚未升起的陽光照要成一片金黃,初夏清晨的空氣是一片的清涼,一早高速公路西螺休息站沒有幾輛車,稀稀落落的占據停車場的角落,望著早晨的彩霞,我在清醒的邊緣,內心只剩下獨自咀嚼記憶深處那些悸動的光景與現時的流離變化。

這個彩霞在日頭上升後就會消失,就如同過去的那些純真情感的滋味,已經遙遠、寂靜而散佚無蹤。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