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的小說裡魏連殳的來信:「忘記我吧!我已經『好』了!」

今年的秋天彷彿來的特早,早晨的陽光充滿著秋天的味道,為什麼連光線、樹影都是秋天季節裡的顏色、溫度與氣息。連吹來的風,吹來的風都是蕭瑟。

讀著魯迅的書,秋光中翻著書頁,竟是很快很快的就讀了過去,已經沒有過去啟蒙時的吶喊,有的只剩下幾句些許的喟嘆。

物是人非,歸鄉卻是別鄉,那些絕望的反抗,如陰影亦步亦趨的悲哀,生離死別,怎麼也爭不到一個道理,一個一個結局的故事,一個一個沒有光明的所在。

那些曾經讀過的,也許我通通都記得,也許我全部已忘掉。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