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愈〈潮州謝上表〉:「至於論述陛下功德,與詩、書相表裏,作為歌詩,薦之郊廟,紀太山之封,鏤白玉之牒,鋪張對天之宏休,揚厲無前之偉跡,編於詩、書之策而無愧,措於天地之間而無虧。」
蘇軾〈諫買浙燈狀〉:「臣雖至愚,亦知陛下游心經術,動法堯舜,窮天下之嗜欲,不足以亦其樂,進天下之玩好,不足以解其憂,而豈以燈為悅者哉!」

古代人生活在帝制之中,縱有千般文德、百種武功,遇到了皇帝,還是得矮上個半截。
唐代的韓愈寫下〈諫迎佛骨表〉之後,惹毛了憲宗皇帝,被貶到了當時還是蠻荒未開的潮州。明擺著是憲宗信佛太過,勞師動眾,於情於理,韓愈都沒錯。但韓愈到了潮州,二話不說,先寫個〈潮州謝上表〉以謝聖恩,也因此改派為袁州刺史,得以逃出生天,遠離那爬滿鱷魚的潮州。

宋代的蘇軾,看到了神宗皇帝強制購買花燈的惡形惡狀,還是得把「經術」、「堯舜」拿出來當高帽子給皇帝戴。皇帝戴得高興後,也才敢輕輕地糾正買燈的錯誤。到最後,還得把買浙燈的諸種錯誤推給所有可以推的人:上至兩宮太后,下至群臣臺官。總之,千錯萬錯,皇帝沒錯就是了。

韓、蘇二人,中國文學史上的名家,也是歷史上的名人。雖稱不上生民億萬、造福萬民,但至少絕非是個大奸大惡、趨炎附勢之人。見到了皇帝,還不是得把自己到壓趴在地上,用卑微至極的口吻,說些言不由衷的話語。(基於對昌黎、東坡二人的景仰,筆者個人希望是「言不由衷」,但誰知道是不是「發自內心」呢?)如果換成了楊國忠、高力士、呂惠卿、章惇之流,會寫成什麼德性,那簡直是難以想像了。

這些天「洗錢案」、「國務機要費案」擾嚷不休,特偵組的檢察官遇到了當了八年皇帝的阿扁,也自然而然的矮了半截,「錢」第一家庭依然受到最高的禮遇,連續請了十七次的假,不上法院就是不上法院,法官又耐他何呢?而當久了土皇帝,阿扁依然高姿態的都是政治迫害、都是中國陰謀、都是馬英九、國民黨的錯,千錯萬錯,阿扁沒錯。千錯萬錯都是台灣百姓的錯,台灣錢淹腳目,錢太多只好選個可以把台灣錢洗來洗去,洗到國外去的總統,台灣終於讓他洗得夠乾淨,一清二白,口袋空空。這怎會是阿扁錯?當然是,我們這些死老百姓的錯。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