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只是個步驟,生命將繼續飄流,而記憶,過往的記憶,是否隨流轉的生命移轉還是抹除?現世是繁華還是落寞?何以我不明不白,生命的暗示與混亂。

我在街頭遊走,一路行去,想起了神話裡歐非西斯去救他的妻子離開地獄,只能往前走,任何的呼喚也不可以回頭,如果回頭,變會化成石頭。

我等待著路上的紅燈,今天,天氣晴朗,然而,綠燈後,等待在前方的是否有妳?還是長長孤獨的沉默。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