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郊會館

陽光是如此明亮,淡藍色且透亮的天空展現在我的眼前,初夏的天氣,路是如此的焦急,我沒有主張,但我想我尚未忘記過去對於海邊小鎮的情愫。

下了彰化交流道,我轉向天空更淡的’方向,沿途的稻田已經更加青綠,我走著過去曾經熟悉如今卻陌生的道路,行經過青雲路的文開書院,我告訴自己,歡迎光臨鹿港。我不知道為什麼到臨這個小鎮?因為鹿港之美、民俗趣味、吃食文化,還是那巷弄蜿蜒的質樸,亦或是古蹟廟宇的拜訪?我想只因為妳曾經來這個小鎮看我,也許我只是想走過曾和妳走過的足跡。

中山路上是我曾經最熟悉的地方,而媽祖廟前已蓋起了香客大樓,整條街上也多了為了迎合一般觀光客的粉飾,走在中山路上的泉郊會館,總讓我感受到過去鹿港街衢縱橫,港口帆檣林立,白帆輕驅海風,人皆輕衣馬肥那樣的繁華景象,走過鹿港碩果僅存的進士第丁家大宅,看過長條市屋的元昌行,晃過以淒豔的愛情故事馳名的意樓,轉到金門街有著格局宏偉典雅結構精緻的龍山寺,建築古色古香古意盎然的金門館,以及泉州街上昔泉郊首富林品大宅。

非假日的老街上毫無人潮喧流,有的只有彷彿時光靜止,景物依舊,彷彿還似那時,我牽著妳的手,帶著妳到處悠轉,為妳解說這小鎮過去的繁華時光、陽光風月。我在這小鎮的各個角落尋覓著過去曾與妳的訊息,熟悉又陌生的小鎮,當妳早已經改變了妳的人生視野,而在這鹿港小鎮依然靜滯他的風景。

我回到曾經住了一年半位於復興路上的彰化區漁會,過去兩層樓洗石子的漁會建築,早已改成了七層樓的紅色大樓,我四處張望,那已經不再是我熟悉的地方。我曾答應妳,我會再回來看妳,然而沉默中我已要離開,沒有挽留,沒有揮手,在夕陽餘暉中,太陽落在地平線的遠方,黃昏的天空依然明亮,我離開了鹿港,前方的路牽引著我繼續走向陌生的城市,道路展開了,彷彿心中溫柔的鄉愁,落日中我奔馳在兩旁是閃耀稻田的平原,人生的風景,我該眺望亦還是回顧。

 

聽到這首「關於我們」也許覺得符合當時的心境,回憶於焉開始,我們繼續生活在屬於自己的繁華與孤獨,斑駁、風化的記憶,還記得多少?沙漏般流去的時光,是否能再回來?火紅碩大的落日,燃燒完青春的熱情似的落在遙遠的地平線,關於我們之間的一切,等待與守候,是否也如同夢一般的消逝?2009/08/21

 

 

關於我們

(痞克四)

我在翠綠的稻田中 凝視遠方 落下的太陽
妳在蔚藍的天空下 抬頭看著 飄來的雲裳
音樂在我耳中迴盪 影子在我身後拉長
疑惑在妳心中滋長 絕望在妳心裡擴張

我在前 妳在後 妳在聽 我在說
我不走 妳不動 妳不說 我不懂
於是 妳從不輕易告訴我 妳在想
為何我總是 看著遠方

我在前 妳在後 妳在聽 我在說
我不走 妳不動 妳不說 我不懂
於是 妳從不直接告訴我
妳知道 會有那麼一天

我在屬於我的王國 企圖打造一座天堂
妳在屬於妳的城堡 開始堆砌 高大的城牆
音樂曾是彼此橋樑 淚水在旋律中蕩漾
畫面竟然超出想像 絕望在我的心裡擴張

我在前 妳在後 妳在聽 我在說
我不走 妳不動 妳不說 我不懂
於是 妳從不輕易告訴我 妳在想
為何我總是 看著遠方

我在前 妳在後 妳在聽 我在說
我不走 妳不動 妳不說 我不懂
於是 妳從不直接告訴我
妳知道 會有那麼一天 轉身走向遠方

於是 藍天褪去白雲裳 
於是 黑夜籠罩在我身上

而我仍在翠綠的稻田中 凝視著遠方落下來的太陽
這一切 關於我們 關於不說 關於等待 關於守候
於是我們 不再開口
而我仍在翠綠的稻田中 凝視著遠方落下的太陽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