些許的時間未曾見面,我們之間在熟悉間帶著些許的陌生,妳拘謹的笑著,笑容中還帶著些羞澀的感覺,行道樹上亮麗鮮黃的阿勃勒,在六月陽光下刺眼的樹,夏天才剛開始,在這熟悉的城市中,因為一串串鮮黃的花朵,這城市彷彿也多情了起來。

六月有鮮黃的阿勃勒尚未謝幕,七月的大花紫薇已然為街道畫出一道道豔紫,熱鬧的花序,讓我想起了五月妳桌前窗口的梔子花,白色的梔子在校園散開出清雅的香味,那時的妳探出窗外喊住路過的我,而我只有望著窗內的妳,癡癡的傻笑。

這麼多年後,也已經滄海桑田,光陰等待不了我們的結局,不再青春的愛戀,就著沉默的飄落下來。

我見到彼此還深刻眷戀這段感情的昔日,因為年輕的迷離,害怕未來的承擔,一直覺得無論過去或未來,妳一直就像是我的親人般,甚至有著更炙烈的情感,讓我們暈眩且執意,然而我們就這麼完全的離開,回過頭去,夏暮的夕陽一吋吋的暈開,夜色很快的降臨,我對妳所說的言語,依然剛毅而蕭瑟,我們再一次的取消了我們的未來。

我似乎總能清楚的回憶生命中的細節,當然也許我仍不自覺逃避生命中的困難,將回憶緘印。也許我們之間的過去將會漸漸泛成斑黃的色澤,而我繼續生活在這,我還能尋到妳嗎?在我心中穿著淡藍洋裝的南城姑娘。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