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

陽光皺成殘菊的顏色

是陽光

偷喝了酒

憂悒乍然上眉吧

逝川與流光

飄忽不可相待

頹雲留下薄薄的涼意

自我的眼中悠悠穿過

我在妳的對岸

妳在我的對岸

妳讀月光似的讀著我的唇

我望流雲般的望著妳的眼

不再只是初戀

影子卻是淡淡的惆悵

我是那極欲渡河的舟

說不渡河

竟又渡河

初醒的月光

是溫存的顏色

請擁抱我

秋天可以杜撰春天

即使走在無聲無息的深淵上

然而你纖細的歌聲

不斷

不斷迴盪心頭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