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夢?

夢醒後,又重覆夢境的步驟,同樣的動作,同樣的情境,但是渴望的景象卻總不會出現,我只能昏困著,掙扎著,在無邊的魔暗裡。

距離總是存在著,彷彿被命運識破,我總想收攏那樣的距離,但陰影卻更加猖狂得靠近。

冬天的夜,冰冷而無情,卻帶著那麼一點的真空,情感在寂靜中壓抑著,卻更蘊釀著他的激烈,夢的一瞬間,卻將原來的世界摧枯拉朽,讓自己從情緒懸崖跌落。

我的夢暈眩著,夢境的情感與現實的情感,我也分不清也理不了。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