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從未相聚,卻開始著別離,我和她似乎住在相同的都市,也或許在不同的城市。偶爾她會在msn上敲著我,告訴我別總為她擔憂,神情中彷彿她在陽光下,但我總察覺到她的憂傷。

秋天靜靜的早晨,有時晨光總會讓我想起她,有點讓我想起還在讀席慕蓉詩的年代,簡單靜謐中帶著淡淡憂傷,有時總覺得她回頭望著我,而我還是只能沉默不語。而她的離去,已然愈來愈遠。

我這原地徘迴的人生,人生此去,或許她不曾走進來,或許她將真正離開了我,我將與她的故事放置入一個緊鎖的抽屜,但為什麼我的心緒還在活生生的跳動著?而我只能噤聲不語,奔逃終夜,留著只有恍恍惚惚的往昔,還是在我的心又留下了什麼。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