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搭捷運板南線前往台北車站搭乘高鐵至台中開會,置身於台北車站層層疊疊交會,雖然早已熟悉每個方向,但總有時候也會讓我感覺不知身在何處之感,隨著清晨的人群在地下的迷宮穿梭,順著人群走,情緒上卻有著被推著倒退走的感覺,腳步往前,迎面湧來的,卻是過去的記憶。

剛過完長長的年假,春節氣氛未了,但上班的人潮的腳步卻走得更快,時代愈是光鮮招搖的往前行,我愈是心事重重掉入過去的陷阱,在我眼前的台北我過著的只是一種慣性的生活。

杜斯妥也夫斯基說,人活到四十歲便會變得不可思議。而不可思議的是?四十歲的人生是撥錯的時鐘?還是搭錯的火車?

陽光從高鐵列車的左側大片的灑進,惶惑的夢境、現實的流離,記憶深處的悸動,我望著窗外的田野,那一切能否都隨著飛奔的列車遠遠拋在腦後。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