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吉野櫻已經努力的盛開著。經過了一個冷瑟陰雨的冬天,這種春日陽光幾乎可以融化每個人的心。周日午後,淡水天元宮擠滿了賞花的人群,人群中的每一個臉龐都因為花朵有著某種的溫暖。

在飄然的櫻花樹下,我想起了妳。現在的妳,好嗎?也許簡單的一句話就是我全部的心意。過去的紛擾,來不及說完的解釋,想想都已經不再重要了,那些,現在只要是一個小小的嘆氣便能轉眼相忘,反倒是留下了瑣瑣碎碎,那一些我們未曾在意的氣氛與光線,為什麼我會如此忘不了呢?曾與你同迎接日出朝霞的天光、下雨天黃昏的雨光、同擁剛漿洗受陽光洗禮被單的香氛,徹夜長談的心靈,與孤獨無依的肉體,那些的感覺,彷彿回盪在時空的旋律。

過去,我們自以為了解些什麼,自以為的理所當然,現在來看也並不理所當然,某些以為必然會做到的,也未必做到,過去就只是錯敗、失去、承認如此而已,也許是我認識不清,或許是我沒有能力。希望與憂傷總是並存著,希望或許不太有希望,憂傷卻總一直存在。我想我應該是不是不要想得如此複雜而幽微呢!

我們分開了好久好久,我不知道妳的內心是否也和我一樣經歷著這些,我們鬆開了手,各自往前,妳不屬於我也一定會很好的,某些的諒解怎樣都會留下,某想忘不了的怎樣誰也都奪不走的。我想,妳會明白的。

DSCF1573-1 DSCF1574-1

DSCF1579-1   DSCF1600-1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