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午後,在連續的悶熱後,總下著傾盆的熱雷雨,遠處的天空總黑壓壓的一片,天空的雲模糊而昏暗,雨聲在車廂外轟轟的響個不停,雨刷來回的波動著,劃出一道道的水痕。

車廂內的CD播放出「James Blunt」〈失落的靈魂〉中的《1973》,這是我喜歡的一首歌,喜歡也許是因為歌名,也許是因為James Blunt獨特滄桑又桀傲歌聲,也許是因為那是一個年代,一個遙遠的夢的年代。就也許是因為是像一個遙遠的夢,那個夢在我們走進酒吧前,在音樂響起的前一刻,那些都是遭我們遺忘的。

雨中,時光彷彿是緩慢的,車窗畫出一道溫柔的水痕,剛強的音樂,James Blunt唱出赤裸裸極端卻溫柔的癡情幻想,Simona 是誰?又和誰唱著“"Here we go again",熟悉的旋律,逝去的激情,情緒波濤,My memory plays our tune the same old song,是懷舊?還是對逝去的情感低語?還是在一次又一次撫平著舊日的傷痕?

Wish I was sober ,So I could see clearly now,The rain has gone。大雨過後,我想終究會天晴的。但路上雨依然不停的下。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