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問了我關於她的事,說我鴕鳥的心態,也許鴕鳥也不錯,那種埋頭走路沒人管的感覺,就如同我現在過的日子。其實說說也無所謂,但不知如何對我而言,有些事情卻又很難以說出口。第一個女朋友,這樣的說法好奇怪,又好像太年輕,畢竟已經好遙遠,那年代的戀愛沒有那麼大方,些許的羞怯,些許的壓抑,老想寫些詩,寫些情書,此時想想,有時想想那彷彿已經想是前朝遺事了。

你既然問了我,而我又該怎麼說呢?今天來看,那也許是我當時不顧一切,極端貼近望想的去愛戀,這麼多年來一切的風風雨雨,彼此走過的一切我都能理解,只是現在的我需要有了悟,也許是我找不到力點,或是我詪本找錯了力點。

說到她,總還會讓我恍恍惚惚,所以你一再問我關於她的一切,不,我不能告訴你,我不在乎你還記不記的她的名字,但是我就是不能告訴你,因為連她的名字我都沒法子從我口中說出來。

她活在她的世界,我活在我的世界,也許我錯了!也許我還活在她的世界中。好吧!是我自己的關係,生命中總有些故事是無法說清楚的。但那些都已經不重要,也許就當作遺忘了,不記的了,該忘了就忘了。

真奇怪的夜晚,男人沒事何必問太多,咖啡喝太多,還是該睡覺,回去吧!夜已很深,該離開總要離開。

 

關於心中的-路小雨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