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或雨天,早晨或深夜,從我的房間窗口,或是客廳的前陽台,我總能看見悠悠長長的基隆河與遠處青蔥的大尖山脈。清晨對岸的步道總有散步運動的人群,夏日的晚間青蛙總會不停的鳴唱著。

好幾年來,我一直住在這個大城市的邊陲,這個地方暨不美麗也並不詩意,好處就是安靜,晚間窗外不是蟲聲就是蛙鳴。但居住又不算偏僻,社區門口有著便利的7-11,連鎖超市、藥局、餐廳、診所,以及各式商店,公車好幾路直達捷運站。雖然我居住的地方不是高級地區,住戶也多是微小的中下階級,但睡覺時能讓我聽著蟲鳴蛙聲,我就覺得這是種幸福。

天晴的早晨,總有熱情的陽光闖入我的床頭,夜間,望著河面盡是銀光閃閃。假日的晨間更多的時候,無所事事,醒來著不忙梳洗,就發呆著看著河水的流動,有時河水在天晴之際就如同靜止般,在雨季時又如萬馬奔騰。有時看雲在山頭被風吹散,望雨滴落在河面濺起陣陣漣漪。有時看夕陽傾頹的快速,看月亮露臉的輕愁,而心是否已經靜止了?還是依然不安的竄動?

我依然在這裡,也許寂寞,也許孤寂,些許日子以來,也許失去了本來自己的面目,然而盡頭迢迢,我仍日復一日。

 

基河月夜 

基河月夜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