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誰也在不提這些事了。秋天默默的度著,假日的黃昏在山上的寺廟小徑走著,石板路旁植滿了桂花樹,然而空氣中有些許的涼意,也飄透著桂花清香的氣息,雖然感覺是晚秋,但其時早已入冬多時。

有些事物又會重新開始,雖然沒有消失,但畢竟總會有所不同,某些的氣味,某些的故事總再記憶的底層騷動,就像體內某部分的細胞,突然遇到某個音符改變了節奏,讓人陷入了恍惚與不安。抽象的情感與具體的時空,總需要很久的磨合,才能夠對焦出來。一片落葉、一縷香氣、一個從樹梢灑落的光影,秋天的我,如何都無法放棄徹底迷戀或厭惡那不在的種種,是否能有簡單的方法能夠忘記?而我忘記,事情是否就能簡單一些?

遺忘還是懷念?再怎樣的愛情的回憶也不能超出記憶的規律,就把它偷偷藏起,讓它發黃,讓它沾滿塵埃,遺忘過去的美好,還是遺忘過去的熱淚?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