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序已經進入暮春了,櫻花樹稍的枝枒都已滿是翠綠,今日的陽光是這樣美好,基隆河水泛著青綠,粼粼的河水在陽光下發光,好似寒冷的冬日已經走到了盡頭,不該再出現。

距離還是一直存在著,我一直彷彿怕被命運識破,急著收攏的那樣的距離,但內心的陰影卻是更加的猖狂靠近。深情的擁抱,卻成為困難而無法達成的願望。這樣的缺口只能讓我混雜著傷痛與逃避,逃避就不再傷痛吧!

微風吹進來,窗簾翻飛著,春天的氣息在空氣中瀰漫著,某些的味道,極端固執的嵌在我的記憶,未曾淡去,這些氣息有如過街聽見舊時的樂曲,讓人潸然淚下。

春光是溫柔的,以為春天是個開始,然而我依然在這裡,沒有激情沒有溫柔,更不會有未來的幸福,而戲已經演完。該相信命運吧!這些年來,一切迷茫,茫霧滿天滿路,看不清的風景,看不懂的人生。尋不到兩個人的愛意,能有的只剩一個人的嘆息。

光線後陰影是亦步亦趨的悲傷,內心的情感爭不出個所以然的道理,我冷冷清清的覺悟,我只知道自己早被套進一個早已寫好結局的故事裡,一步一步走向那沒有光的所在。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