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好長一段時間了,我還在做著夢嗎?是不是該清醒了呢?還是該繼續在這個夢裡?

自己浮在半空中,既不上升,也不下沉,人浮著,心也浮著,所以我稱自己是浮人,浮人是沒有翅膀,也沒有動力,只能浮著,就只能浮著。

浮人沒有同伴,沒有愛人,也沒有人愛,沒得理人,也沒人理他,只能默默,肅穆的浮著。我可以看見城市,遠遠望著亞方城市的人們,看見白雲飄過我的眼前,但我還是一個靜默的浮人。

我不知道當浮人的夢要到何時才能清醒?只希望我能同六月的驟雨,重重落下,哪怕是成為泥濘。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