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人生恰到的荒涼時刻,我止不住的想起那些過往、浮光掠影的回憶,過去如同夢境般的,模模糊糊的彰顯出我模糊的人生,能否回到那日陽光艷艷的夏日午後,能夠得到妳真真實實的回音,如果我真能張開寬容的翅膀,那麼或許這些年我可以飛的好一些,我可以不再迷惘與困惑,如同在迷宮找不到出路而迷了路的孩子。

我希望在夏日午後的陽光下的情境與妳說說話,然而我不知道我還能夠開口說些什麼,是不是只要能回到那我就能得到莫大的撫慰?只因為心靈是如此的倔強,追尋的是如此不可理喻。

錯過了黃昏最後的列車,西方只有剩下微微的霞光,前方的路黯淡曲折而沒有止盡,等候的月台暈燈如夢,而我只能安靜無語,等待黑夜的到來。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