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寫寫心情 (5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繁華的城市裡,有著理所當然的美麗與無限。初岀的相遇,也是最後的別離,彷彿在某個夏日的午後收到一封長長的書簡,陽光下展開書信,娟秀端正的字跡,款款寫出別後瑣碎的天氣與日常點滴,最後的文字,彷彿你說的妳猶豫:“我想,我想你不要再來看我了。”而空氣與光線陷入了凍結的沉默。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這人生恰到的荒涼時刻,我止不住的想起那些過往、浮光掠影的回憶,過去如同夢境般的,模模糊糊的彰顯出我模糊的人生,能否回到那日陽光艷艷的夏日午後,能夠得到妳真真實實的回音,如果我真能張開寬容的翅膀,那麼或許這些年我可以飛的好一些,我可以不再迷惘與困惑,如同在迷宮找不到出路而迷了路的孩子。

我希望在夏日午後的陽光下的情境與妳說說話,然而我不知道我還能夠開口說些什麼,是不是只要能回到那我就能得到莫大的撫慰?只因為心靈是如此的倔強,追尋的是如此不可理喻。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月的夏天,夕陽才隱沒,夜色就已經毫不遮掩的跳出,西方的天光卻還留戀著白日的溫情。

 站在街角,我只能默默立著,我一直希望保持著對妳質樸的情愫,不願讓都市的浮華捲走,然而我總要飽受追尋之苦,無所追尋也苦,不斷流離,不斷惹著塵埃,我張開掌心,只能收受不知來處的命運,命運卻只能只能各分天涯?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un 18 Sat 2011 23:38
  • 浮人

已經好長一段時間了,我還在做著夢嗎?是不是該清醒了呢?還是該繼續在這個夢裡?

自己浮在半空中,既不上升,也不下沉,人浮著,心也浮著,所以我稱自己是浮人,浮人是沒有翅膀,也沒有動力,只能浮著,就只能浮著。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序已經進入暮春了,櫻花樹稍的枝枒都已滿是翠綠,今日的陽光是這樣美好,基隆河水泛著青綠,粼粼的河水在陽光下發光,好似寒冷的冬日已經走到了盡頭,不該再出現。

距離還是一直存在著,我一直彷彿怕被命運識破,急著收攏的那樣的距離,但內心的陰影卻是更加的猖狂靠近。深情的擁抱,卻成為困難而無法達成的願望。這樣的缺口只能讓我混雜著傷痛與逃避,逃避就不再傷痛吧!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24 Thu 2011 00:16
  • 夜霧

 

恍惚中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19 Wed 2011 23:51
  • 春雨

冬天的台北,不停歇的下著雨,下著往事的雨,怎樣也不能刷洗出我心中的顏色,然而,我該想起什麼呢?

雨飄著,我走過街頭,走過我遺忘的往事,那未知的河如蟒蛇班蜿蜒地掃過紊亂的時空,失落希望的結局,能否有再生的勇氣?這到底可不可能?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已經接近午夜了,氣溫也已經低於10度了,基隆河畔的人群仍然不斷的蜂擁進來,草地上早已坐定了不少年輕的男女同學,開心的談笑,彷彿追趕這場煙火盛會就是燃燒青春歲月。

這一個多星期大家共同討論的話題就是跨年與煙火,在倒數聲中,煙火已經點燃,燦爛的煙火瞬時迸發,此起彼落的讚嘆聲,突然寂靜,望著遠方101大樓正變化著不同往昔的煙火,火樹銀花滿眼繁華,心緒卻懸空無底。絢麗的煙火美的就如同夢般,身外人群熙來攘往熱鬧非凡,心裡卻是那樣的空盪與疏離,一種淡澀難以言明的憂傷。而我一個人,獨處一個世界。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5 Sat 2010 00:14
  • 卡片

 

去的十二月,總是寫卡片的季節,每個同學、每個朋友在這時間,總是會熱衷的互相寄送卡片,用一筆一劃寫下深深淺淺的祝福與思念,這些卡片就同長了翅膀,千山萬水的飛進每一個的信箱當中。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靜靜的深夜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誰也在不提這些事了。秋天默默的度著,假日的黃昏在山上的寺廟小徑走著,石板路旁植滿了桂花樹,然而空氣中有些許的涼意,也飄透著桂花清香的氣息,雖然感覺是晚秋,但其時早已入冬多時。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日的午後,總是昏沉沉的,不管早上晨間是如何的清醒,到現在也差不多消耗殆盡了,風扇不停的轉著也帶不走那悶熱的暑氣。房間窗戶望去,對岸大樓的陽台總有幾間曝曬著乾淨的棉被、被單,在陽光的洗禮下閃耀著白。

我打開電腦,放起了音樂,陽光耀眼的夢中,哄著一層溫燥的喧鬧,聽著音樂我總想著妳,一種樸質的情感,在我細膩敏感的內心深處中漾開。天空好藍,浮雲好白,我的心中某一個地方開啟了一塊晴朗的空間,音符在打轉與跳舞,而我不知道這一個小小的情感是否有歡樂?是否有哀傷?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雨歇了

點亮書桌前的燈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5 Sun 2010 00:28
  • 雨天

出了場小車禍受了傷,假日之間,將上班的襯衫衣 物洗完晾完之後,忽然間似乎沒有任何事情急著要做,想想似乎也無人可以找。我倚在窗前,望著天邊已經黑壓壓的天空,夏日的午後,暴雨突然說下就下,望看霧雨屋舍的寂寥,彷彿遠處傳來不甘寂寞的歌聲,如此光景,如沉澱著記憶的底層。

看著雨落下的瞬間,我想到了妳,如果我此時我會跟誰說「下雨了」這樣的話,應該會是妳吧!不是因為雨是有多大或是有多浪漫,而是我想讓妳知道。然而我已經離開了,妳要我離開,而我離開了。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晴天或雨天,早晨或深夜,從我的房間窗口,或是客廳的前陽台,我總能看見悠悠長長的基隆河與遠處青蔥的大尖山脈。清晨對岸的步道總有散步運動的人群,夏日的晚間青蛙總會不停的鳴唱著。

好幾年來,我一直住在這個大城市的邊陲,這個地方暨不美麗也並不詩意,好處就是安靜,晚間窗外不是蟲聲就是蛙鳴。但居住又不算偏僻,社區門口有著便利的7-11,連鎖超市、藥局、餐廳、診所,以及各式商店,公車好幾路直達捷運站。雖然我居住的地方不是高級地區,住戶也多是微小的中下階級,但睡覺時能讓我聽著蟲鳴蛙聲,我就覺得這是種幸福。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問了我關於她的事,說我鴕鳥的心態,也許鴕鳥也不錯,那種埋頭走路沒人管的感覺,就如同我現在過的日子。其實說說也無所謂,但不知如何對我而言,有些事情卻又很難以說出口。第一個女朋友,這樣的說法好奇怪,又好像太年輕,畢竟已經好遙遠,那年代的戀愛沒有那麼大方,些許的羞怯,些許的壓抑,老想寫些詩,寫些情書,此時想想,有時想想那彷彿已經想是前朝遺事了。

你既然問了我,而我又該怎麼說呢?今天來看,那也許是我當時不顧一切,極端貼近望想的去愛戀,這麼多年來一切的風風雨雨,彼此走過的一切我都能理解,只是現在的我需要有了悟,也許是我找不到力點,或是我詪本找錯了力點。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隨著網路應用程式不斷的與時俱進,我們就不斷的從這個時空跳入另一個時空。在這個時候,沒有facebook、沒有Twitter,就彷彿你沒有朋友般,但也如此,許多向斷線風箏的朋友,就被一條條隱形的線給拉回到你的現實中。

從facebook這個魔法中,尋到了妳的網頁,望著照片中的妳,又讓我泅泳在回憶之海。妳離開後,我曾試圖找妳了解,而那是最後一次的見面。所有的理智,讓我防守著最後的一道防線,我不能不告而別。我只想堅強的向妳說聲再見就轉身離開。而妳最後的話語,就像一根輕盈而溫柔的稻草,完全的壓垮我,我洩漏從未在妳面前表現過的情緒,我而什麼也沒說就轉身離開,就這樣在一個陌生城市,從白天走到黑夜,那一條路彷彿沒有盡頭,沒有光亮只剩黑暗,如何到機場回台北,渾渾噩噩的我已完全忘卻,而那是我與妳最後一次的相見。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24

在陽台花架上已種了二年的梔子花,這些日子已然陸續的開了花,晨間下著雨,基隆河的風景濕潤而朦朧,梔子花的香氣隨著晨風進來客廳中,有如一個夢。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位新認識的朋友,問我在我部落格內的某篇文字寫的是關於誰?(因為我部落格內的文字都零零落落不成章法,無法稱為文章),我一時語塞,無法回答。想想我才驚覺這二、三年來,我將某些內心零零落落文字的po上部落格之後,似乎就很少再回頭去看看,總以為每寫完一段文字就能撫平內心的情感、過去的一團往事、某段的時光,但是心情無法因為寫完了或記得而感到喜悅,有時卻因為重新記起而感到空虛。

是繼續追憶而痛苦,所以要一清而空?還是因為追憶而回味道某些記憶碎片的純潔甜美,而繼續按圖索驥?我想起了金凱瑞與凱特溫斯雷演的「王牌冤家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這部電影主要描述一對情侶互相賭氣而分手,彼此前後找上一家「忘情診所」,希望只要一個按鍵就能忘記情、忘記愛。忘情診所中的金凱瑞想要遺忘又捨不得遺忘,只能在與凱特溫斯雷在情感的眷戀中攜手逃亡。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5 Thu 2010 00:15
  • 火化

這兩年來因為換了工作,也較有機會到處跑來跑去,開車時除了聽聽音樂,哼哼歌外,總是東想想西想想,想想還沒疏遠的朋友,想想還眷戀著過去的情人,想想生活上零零碎碎的感觸。

這幾日陽光耀眼,烘著一層溫燥的喧鬧,下午的光線總斜斜的轉過背影,望去總是一片金黃的憂傷,那是我人生的真空地帶,安全卻疏離,如同夢遊在一個無人的公園,總是對著樹木說話,對著風兒交換心事。黃昏時的心情,總是沉沉沉,隨著壓抑沉淪,失掉輕與重,真與假,我總妥協而糟蹋生命,讓最純潔與最堅持的意志情感,埋在身心之底,隨著晚霞的燃燒,靜靜火化。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