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迴音不斷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看了一位朋友部落格的文章,不禁想起了席慕蓉老師在〈七里香〉中的詩《一棵開花的樹》,前世與來生,五百年或許太長,而我只想要做美麗的夢,讀美麗的詩,或許可以重新感受的那砰然的心跳,或許重溫過去洋溢幸福的時光。關於美麗的夢,我喜歡那樣的夢。而夢裡或能花開滿樹,落英繽紛。

一棵開花的樹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仲夏的夜裡,放著李雲迪彈奏的蕭邦夜曲。2010年是蕭邦的二百歲冥誕,更是古典樂迷的蕭邦年,不免俗的購買了相當有話題性的李雲迪加盟EMI,首張錄音選擇蕭邦的「夜曲」全集。

當我將CD放進音響,從喇叭緩緩傳來那澄透夢幻,抒情唯美的琴聲流動,我聽到極為純淨、剔透、優美、無染的錄音風格,音質透明度,呈現孤獨、憂鬱而高貴的冷調,完全將李雲迪行雲流水流暢,輕盈剔透的演奏風格出來,還有超塵脫俗,內斂沉穩,孤獨、憂鬱而高貴的氣質的表現。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青豆在Toyota Crown Royal Salon計程車上聽到的楊納傑克的《小交響曲》是楊納傑克在1926年的作品,關於楊納傑克的作品過去在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的小說「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電影版「布拉格之春」就大量使用楊納傑克的音樂當作電影音樂。

村上春樹費心五年完成的長篇小說巨作「1Q84」,是向英國文豪喬治.威爾森小說同名「1984」致敬之作,似乎還沒讓喬治‧威爾森的小說大賣,卻讓楊納傑克「小交響曲」的CD日本狂賣 。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的午後,在連續的悶熱後,總下著傾盆的熱雷雨,遠處的天空總黑壓壓的一片,天空的雲模糊而昏暗,雨聲在車廂外轟轟的響個不停,雨刷來回的波動著,劃出一道道的水痕。

車廂內的CD播放出「James Blunt」〈失落的靈魂〉中的《1973》,這是我喜歡的一首歌,喜歡也許是因為歌名,也許是因為James Blunt獨特滄桑又桀傲歌聲,也許是因為那是一個年代,一個遙遠的夢的年代。就也許是因為是像一個遙遠的夢,那個夢在我們走進酒吧前,在音樂響起的前一刻,那些都是遭我們遺忘的。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9.jpg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溫度明顯的急速下降,遠方的天空已經被雲層厚厚的掩蓋住,連續假日前的下午時分,高速公路上已經嚴重的塞車了起來。雨下著,雨水模糊了車窗,模糊了視線,也模糊了前方的風景。

雨中的車陣中,總容易有記憶中某些破碎且寧靜的畫面,電台中播放出「I’s CUBE」的歌曲,〈流して 流して 今この想いを流して〉的旋律不斷的在車廂空間中迴盪。長久以來,我總習慣把思緒壓抑在最淺的層次,就怕過度的思慮,思緒積的太久,一旦潰堤就毫無秩序,一旦陷入回憶泥沼的時刻,總讓我捲入那炙熱無援的浪潮中。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情轉移-鋼琴演奏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月光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的雨夜中,聽著陳昇的《恨情歌》,「不要像頑皮的孩子,老說為我唱情歌」,是否,濫情的人不是寫情歌的人,而是永遠戒不掉聽情歌的人。我忽然懂得了這個「恨」字。

朋友的聚會中,總聊著過去的舊時光,雖然人人總有絕口不提的故事。說不能忘記過往,總有些心裡解不開的苦,就算是生命的窄門走了一回,抬頭仍是滿天的霧。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夜晚,台北依然下著絲絲的細雨,在房間裡看著窗外基隆河,雨中的河景總是飄忽那樣不真切,口中輕輕哼起了小林亞星作曲的「夜がくる」,這是在前公司初期製作「OLD Whisky」CF時,不斷不斷重複聽的歌曲。

哼著曲子,些許的迷離,這些年來人景物已全非,某些記憶已經拋棄,生命好像塞滿感情的舊抽屜,現時的流離變化,那些有關的、無關的,是否都已經不太重要了?也許該塵封記憶深處的那些悸動光景,然而在這雨夜裡哼著「夜がくる」,這卻也是千真萬確留著過去某些真摯的記號吧!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天已經約略感受到秋天的氣息,晚上時分更下起了傾盆的大雨,蕭瑟的秋天,憂鬱的星期一寂寥的星期一的雨夜。

我聆聽著拉赫曼尼諾夫的第2號鋼琴協奏曲,沉悶、壓抑、束縛接連而來,在雨夜中琴聲中陷入回憶之海,有的只有徬徨與遺忘,看不見遼闊的草原,只能面對虛無與現實的問題,生活就是那些瑣瑣碎碎的喜樂與煩憂,朦朧的風、朦朧的雨,在夜色的旋律中流轉,而我在沉重的音樂中走入更深的幽暗山谷。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深沉、令人動容又熱淚盈眶的歌曲。風災也許帶走了家園,帶走了最愛的親人,但帶不走心中的歌聲。希望每個人都能回到心中大武山母親的懷抱。

大武山美麗的媽媽(My Beautiful Mother Da-Wu Mountain)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窗外的蛙鳴更加鳴亮,夜裡的風些許的涼意更帶著潮濕的味道,我放著巴哈的G大調第五號組曲BWV829,我喜歡這組舞曲快速音階的流動,典雅而明亮,尤其是吉格舞曲那樣輕盈的流暢感。

鋼琴的彈奏聲在夜裡閃爍著,音符如水流瀉著,而年華似水,也如潮水般的逝去。窗外下起了雨,滴滴答答,與巴哈不協調的鳴奏著。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天的夜晚,我獨自騎著單車,在寂寂的河畔,晚風習習,一切只覺得迷濛。

夜的河畔總泛著暈黃的燈影,閃閃耀耀著。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日總重複聽著巴哈的郭德堡變奏曲,我聽著的是顧爾德的CD,本是催眠的曲調,卻總讓人無法成眠,前後兩段原形式的嘆詠調,中間三十段變奏曲,華麗的指法,如同海浪一層層的翻湧,有時卻又落入沉寂、脆弱,如同泅泳在茫茫大海尋找方向,無法催眠,也無法排遣寂寞。

我總經常習慣性的重複聽著相同的音樂,一次次的傾聽,巴哈的心靈經由天才音樂家顧爾德數學幾何般的演繹,熱情與靜謐相抗衡,冷靜的理智與澎湃的情感拉鋸,一再使用的頑固的低音音符,日復一日的彈奏,如何催眠呢?我只有輾轉反側直到天光。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午時分,外出買咖啡,天空仍下著絲絲的細雨,這樣的天氣已經持續了好一段時日,陰霾的天空讓人有著陰霾的心情。

店頭裡傳出了熟悉的歌曲,「於是我叫我自己恨情歌,假裝我不在乎~」陳昇的恨情歌,已然好久的歌曲,我一直記的這一首歌是在1995年出的,1995令我深刻無法忘懷的一年。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