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沈沈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柳永-雨霖鈴

 

總愛著柳永這闕雨霖鈴,也許是離別的情緒吧!

我們總希望與渴望有著一次美麗而深刻的際遇,我想我們之間也許是的,

然而也因為這美麗與深刻,才會有著相對的痛苦吧!

這是命運的捉弄,也是命運的必然,

也許我們都在受苦,飽受著追尋的苦,無所追尋也苦,

只因不斷的流離,卻又不斷惹著塵埃吧!

生離、死別,還是永遠相忘?

生命或許從某一個地方來,也許還要共同去某些地方,

若有命運的關連,即使百般的分離,現世的阻絕,

即便數年不再相見,即便妳的感情有著其它的形影,

也許該相信,在生命的餘光中,仍會有交會的一天,

過往的的記憶也會在生命的河流中漂流下去,不為人知的牽引我們的命運,

讓我們能夠認出彼此。

今天天氣晴朗,然而,離別仍等在前方。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