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頭是水朦朧的雨,我望著妳轉身離去,妳手拿著淡黃色的雨傘,在昏天暗地的這座城中更顯妳的明亮。雨絲霏霏,我只能望著妳消失在巷弄的盡頭。

已經是冬日了,我一直想念和你共同踩在溫暖沙灘上的感覺,北台灣的海岸只剩下蕭索與寂寥,我只能驅車前往南方的沙灘,尋找那一絲絲溫暖的感覺。路不斷的向前延伸,風景一幕幕往後掠過,炙熱且執意的情緒引領我不斷向前奔馳,我已經沒有主張,只想感受那海岸沙灘上的一點點溫暖的觸感。

車子 在高速公路奔馳著,單獨的我總沉悶著思考著,遠遠望著風景,意識著孤零零的存在。

再遙遠的路程總將會到達,冬日南台灣的陽光,在有陽光的地方可以感受到一些熱度,但每當風從巴士海峽海面上吹拂而來時,又覺得有著絲絲的寒意。我赤足走在被陽光曬著有些溫暖的沙灘上,在冬日非假日的南灣人潮並不多,我望著捲動的浪潮,浪潮退去又相擁,我捲起牛仔褲的褲管仍不免被海浪打溼。

我沿著海灘行走,海風吹拂著我的臉,遠方的海天的界線是那麼糢糊,就如同我們之間的關係究竟是如何般的模糊不清,單獨時我的內心是多麼的痛苦與哀傷。浪潮呀!為什麼退去了又相擁而來,是只貪戀那纏綿與譴绻嗎?

巴士海峽的風吹著我,我赤足走在島嶼最南端的沙灘上,現世的繁華,何以我總不能夠明白,混亂的潮水不斷向我湧來,捲走的是我不再青春的愛戀吧!滄海桑田呀!我還要等待多久呢!?在島嶼之南我呼喊著。

一切總會離開的,不論是景色或是記憶,有一天都將成為斑黃的色澤,我們的相遇,有天妳總會不復記憶,而將遺忘吧!我只是個旅人,尋不著心中的那個女孩,也尋找不到那片心中蔚藍的海洋。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