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去流浪,也夢不到幸福,夜裡也經常惶然不安的醒來,這段時間,我不再等待必然的回答了。許多過往的雪鴻鱗爪偶然會到眼前,提示我人生苦苦追尋的不過是一套古老的儀式,而那答案從前不會來,現在也不會來。

我只是習慣將自己放在一種熟悉的姿態裡,是因為那一個無法獲得的答案嗎?還是,只是為了一種複習,甚至,只是一種安慰。

這些年頭,走走停停,答案始終不肯來,我也只能繼續流轉,茫然不知所以,只有剩下反覆不停的自我質問吧了!諸多心緒匯聚成流或分散而去,偶有體悟,也有所消解,但畢竟還是自己對自己的訴說,彷彿無止無盡。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