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夢見了她,很細緻的,連眼神笑容都那麼分明,舉止神情也恍若過去般,夢的細節,一如遙遠的過去,在清醒的邊緣,卻全部蒸發。

那一些過往,彷彿只是某一個年歲的某一個片段而已,那一個傷逝的世界,已經非常的遙遠,或許是遙遠,卻依然不明白不堪回首擲散的青春,料不盡的人生。

過去寫得一封一封的信,寫在薄薄的信紙上,那一段的時空,卻已經景物全非,某些記憶只是從定點被拋擲出去,生命中那些塞滿情感的舊抽屜,被翻得一片混亂,而那每一封信箋,卻千真萬確的存留著真摯的記號。然而現實的流離變化,記憶深處的悸動光景,心中卻仍有著無可言喻的滋味。

1995年,每一封信的越洋往返總要耗上大半個月,字跡拙劣的將每一個情感刻在信紙上,等待著二個星期後的回應。十月份視窗95登場,網景出線,96年,我的名片上多了一排的英文小字,而一切卻都已經遠離。

伊媚兒、icq、新聞台、部落格、msn聯絡工具無孔不入的出現,猶如一趟遠程的旅行,不斷的下船、下車、下機的更換交通工具,交通工具不斷翻新,速度更快,由騎著小毛驢到了太空梭,目的地卻仍然依然遙遠。

將情感用手書寫文字在紙張上,好像同侏儸紀、白堊紀的恐龍般的絕跡了,在地球多遙遠的路程都無法攔阻了,但是,路過昔日戀人窗前,咫尺天涯,千種萬種魔法,去不了的地方,怎樣也到不了。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