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時代喜歡看翻案文章,愈誇大愈好,簡直就把歷史翻案文章當成了古人的八卦緋聞來看了。

翻案文章一般可分為兩種,一是為古人辯污,一是把古人塗污。

辯污者,諸如董仲舒不是罷詘百家的凶手,王安石變法的必要性,秦檜和金政策對江南的貢獻;塗污者,諸如諸葛亮的獨裁政治,張居正與戚繼光的權臣軍閥勾結等等。南宋初年岳飛抗金故事幾乎無人不知,但其中幾個關鍵處卻常讓後人大作文章,許多關於岳飛翻案之作也就由此而生,甚至在金庸的〈射鵰英雄傳〉中,也要大書特書一番。

翻案文章最有趣的地方,是透過大量的史料証據來推翻大數人的認知,並從而推出相反的結論。在這類文章中,有令人不得不接受的理性推論過程,當然也會有讀者稍不留神便會錯過的扭曲與惡意評論。

翻案文章是不流行人身攻擊的。二、三十年前的大陸學者,常使用一些「反動」罪名冠在古人的頭上,通常與「維護地主階級的利益」、「封建帝制下的奴才性格」之類的概念脫不了干係。也許在那個時空中,是不得不然的作法,但在台灣,尤其對於台灣近代史中,也不乏著許多的翻案。

讓人覺得有深度的翻案文章,個人覺得錢穆〈劉向歆父子年譜〉頗值得一看。雖然這篇文章寫成於民國十八年,願意全盤接受的人也不見得很多,但論証之細密,實在值得作為後輩學習的殷鑑。若以通俗文章來說,則黃仁宇在《萬曆十五年》一書中關於張居正與戚繼光的篇章,也頗令人覺得有趣,雖不見得能影響多數人,但至少個人便覺得影響我個人頗深便是。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