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一個人,從二十歲走到四十歲,經過不同階段的蒙昧、理想、頓挫、世故、算計、悲憤、憂傷之種種,對於自己有些許的自戀,卻又焦慮自己在世俗中的定位。

些許的浪漫作祟,對於紛擾熱鬧總感厭煩。喜歡幽靜卻總起惆悵。無時無刻不在傾聽,不再熱衷發言終於學會沉默。

書越買越少,重讀卻越來越多,打開書,闔上書,微風與記憶,讀著、忘著,似乎也沒什麼能再驚動。

如同許多的小鎮,曾經熱鬧繁華,如今只剩寂寞光景,而現在的我,總是一再懷舊,詩人楊澤說:懷舊,也已不是舊時滋味。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