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歇了

點亮書桌前的燈

忽然憶起了妳

自窗縫流進的夜色

傳說已經很微弱

片片月色已經溶在河面

滿懷心事的夜

該對你說些什麼好呢?

靜默中

只剩落寞的苦笑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