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春天,都三月了,社區中庭的緋寒櫻才兀自開的艷麗著,我在春光中當隻蠹蟲,一隻孤獨的蠹蟲獨自啃著舊書,這兩日重讀史景遷的《太平天國》、楊澤所編《魯迅小說集》、《魯迅散文集》,字字句句,似曾相識,卻又彷彿過去從沒有讀懂似的。

書架上的書,過個幾年我總是有機會會再重讀,有些過去不會留神注意的篇章或字句,重讀時有時卻一下子捕捉到我的情緒,有時過去曾經激動的、吶喊的篇章,如今翻著書頁,只有剩下懷疑的態度。

這一個星期,忽然充滿了這個季節該有的溫度、陽光與色彩,徬徨如同春天的野草不斷的滋長,花葉樹影,而春天的風不斷的吹,繁華散盡,一片空盪,夢與現實交替,殘酷現實與內在情感的煎熬,自己在空寂無人的紅綠燈口等待著。

閱讀的延伸只是開了一個世界,也許關了另一個世界,不一定有著情緒的波動,也不一定有著結實的收穫,只是給了自己一個方向,給自己一個不那麼寂寞的方向。也許閱讀著,歡喜與痛苦,陽光與微風,還能驚動些什麼呢?春光中就留著閱讀的情緒吧!

敏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