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華梵大學周春塘教授在《生活的智慧》一書中的一篇〈試問捲簾人〉中對於李清照的如夢令,作了超越經驗的闡述,摘錄如下:

昨夜風疏雨驟,
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捲簾人──
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 知否?
應是綠肥紅瘦!
李清照〈如夢令〉

詩人在一陣疏風、驟雨之後醒來,領會到一種莫名的愁悵。
她仍留在床頭,想起身到窗前一看究竟,但昨夜的酒意猶存,阻止了她的行動。
正在此時,她的婢女走進房來,為她捲起低垂的窗簾。
她忍不住問婢女:「昨夜的風雨,給院子裏的海棠帶來了多少摧殘?」婢女卻說:「 一切依舊如昔」,讓她感到愕然。
她懷疑婢女對事物觀察的能力,只能透過想像的眼睛,向自己宣稱了院子裏「應有」的景象,那便是:春天結束了,夏天即將來臨,滿樹的綠葉,正在取代一向簇擁的花朵…

作者認為詩人雖未親眼看見窗外的景象,其真實性卻遠勝過捲簾人,因為她了解,捲簾人所依賴的,只是一些不足為憑的生理機能。李清照在「離卻語言三昧」後,創造一座神奇的橋樑,優雅地跨越在語言、經驗,和經驗的超越之間。

李清照這闕小令頗具電影感,某些段落刻意留白,反而騰挪出許多想像空間,光從字面上就能領會到詩的美感;不過,周教授的見解則讓這首小令更添禪意。

此外作者還援引了〈禪宗無門關〉中第二十四則〈離卻語言〉公案,來加強這個概念,節錄如下:

風穴和尚因僧問:「語默涉離微,如何通不犯?」
穴云:「長憶江南三月裏,鷓鴣啼處百花香。」

「離微」兩字卻深深吸引著我,寶藏論中有云:

無眼無耳謂之離。
有見有聞謂之微。

無我無造謂之離。
有智有用謂之微。

無心無意謂之離。
有通有達謂之微。

離者涅槃。
微者般若。

「離微」果真還帶有濃濃的詩意,不過我還真是喜歡風穴和尚的回答:「長憶江南三月裏,鷓鴣啼處百花香。」

關於《生活的智慧》,作者:周春塘,出版社:知識風出版社.優閒風出版社,出版日期:2006/05/15

 

Posted by 敏松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